查看: 457|回复: 0

光山:官渡河的春天

[复制链接]

6

主题

6

帖子

-336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36
发表于 2019-3-20 10:29: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光山县 王刚



在豫南大地靠南端的光山县,城南有一条历史记忆的河。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前,这条河距离光山县城是有一段距离的,大约有三、四里的路程,是漂荡在城外的一条毫无羁绊的野河,随意地流淌,静静地划过。她从弦国时期缓缓走来,潮涨潮落,已不知有多少个春秋,洪水不断地浸湮,形成了宽阔的河面,河的两岸杂草丛生,树林葱郁,那时的她有一个众人熟知的名字——南大河。上了年纪或是有一些学问的人,知道她还有一个有史可考的名字叫做官渡河。近年来,这个古老而文雅的名字终于又响亮起来,以至于让现在的光山人暂时忘记了“南大河”这个俗名了。这是由于县城建设快速发展,迅速南移,以至于越过了官渡河的河界,河的南岸快速崛起,工业园区建设成了这里的主旋律,学校、社区和居民区的建筑鳞次栉比,因而这个地方便有一个与之相应的名字——官渡河产业聚集区,与县城紧紧相连,南北呼应,这条原来离县城很远的河也随之成了穿城而过的城中河,一度成为光山人的母亲河。官渡河,这个佚失多年的名字也逐渐亮丽起来了。
官渡河的河水是从黄毛尖山上顺势而下的,这条自然流淌的河水自古便称为黄水,因此她又有一个与“黄河”音同的名字叫潢河,发源于巴颜喀拉山的“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发源于本土的“潢河”竟也成了光山人的母亲河,她像一条银白的飘带蜿蜒而来,似飞舞的水袖曲折前行,一路欢歌地流入淮河。这里的人们依恋它、呵护她,她用清甜醇正的河水滋润养育着潢河岸边勤劳的人们。潢河默默流经光山的时候划断了人们前行脚步,于是智慧有人们在这里设置一个渡口,于是这段潢河便有一个官方的名字——官渡河。称作官渡大约有两层意思,或是官方在河畔设置的渡口,或是做过大官的人曾经在此渡河。本籍的清代重臣胡季堂为此曾作考证:因此处埠口为自豫达楚省通衢驿站,设有渡夫,故名官渡,遂称为官渡河。自光山有城始,弦子建国,汉后置县,南大河设置渡口应是理所当然。然而本县自远古走来,曾经接纳过不少显赫的官员和名士。翻开历史记忆的画卷,我们的眼前浮现出那个春和日丽上午,杨柳依依,绿草青青,司马池携子司马光乘船渡河去郊游玩耍。也会看见苏轼失意南下黄州,在光州作短暂经停时,端坐渡口之上,看人来人往,排解自己抑郁的心情。也曾仿佛看到元代状元龚友福年轻时曾在渡口为了生活而匆忙奔波的消瘦身影。也或许还能看到胡氏父子(胡煦、胡季堂)省亲时曾到渡口一叙,看官渡清波,折柳相送的场景。蔡毅中、蔡光、蔡凤翘、张耒们名人志士,他们可曾来渡口观官渡春波?只是时间相隔久远,不得而知。然而千百年来的渡口依然存在,那栩栩如生的记账先生和渡口上苦力们的雕塑、渡口上那高大牌楼已然屹立于岸边,仿佛在诉说那个时代曾经有过的现实与繁华,这些记忆性的建筑将那个年代生动的生活画面定格在了永恒,也定格在人们的心中,唤起了后来的人们对那段往事的美好回忆。



官渡河是一条神奇而灵性的河,河水汤汤,文明滥觞。那奔腾不息的潺潺流水,注定要孕育着走过千年弦国的文明。她绕过大大小小的丘陵沟壑,将她奔波的苦痛和劳顿在这里沉淀,安详地躺在光山这块富饶的沃土上,田肥水美,四季分明,气候宜人,让奔波劳顿的河水产生了眷念和向往,在这里打了一个又一个回旋,慢慢地安顿了下来,平静了下来,不觉间,也催生这里的农耕文明。先民们在这块土地上得到了母亲河的滋润,生活怡然,丰美富足。仰仗这河水的温顺,这河水的富有,他们曾在官渡河里捕鱼捞虾,维持生计。轻舟点点,竹筏相连,他们忙碌于水运赚钱,好一派政通人和的繁忙景象。河两岸有唱着民俗小调挥舞锄头的农民,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耕田而食,生生不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丰富的农耕文化养育着这里一代代居民。
行走在官渡河两岸,你会发现儒道文化在这里生根萌发,河两岸繁荣着寺院僧侣,儒道文化源远流长。河的北岸有一座古老的寺庙叫做朝阳寺,始建何年已无从考证,最近的可知在康熙四十七年是由悟通和尚重建的,有殿堂三层,大雄宝殿古朴壮观,晨钟暮鼓,梵声佛唱。河的南岸也有一座古老的寺庙叫做灵鹫寺,相传顺治中僧恒一募建,乾隆四十一年僧省慈募重修。河道绕出县城,在天赐城的地方绕过一道弯往北扬长而去,就在这河的东边有一古寺叫做天赐寺,天赐寺历经千年沧桑,也曾颓废于战乱烟火,近来已修复原貌。天赐城由来已久,相传汉光武帝刘秀夜无以屯兵,即令军士负土成阜上立城,故名天子城山。从此,此地声名远播,引来无数名人为之放歌。在一个刚刚放晴的雨后,我们仿佛看到晚明诗人李逢阳路过此地,见景生情,不禁随口吟道:“东望龙岗霁色青,汉皇曾此驻天兵。”的诗句,对当年的事情抒发出由衷的感慨。此地真乃是一块宝地,曾经接纳了两位皇帝的短暂逗留,除光武帝刘秀在此屯兵,相传明太祖朱元璋曾在天赐寺避难,后历经艰辛终成大业,建立了大明王朝,将此寺更名为“天赐寺”。此寺随后便声名远扬。



“官渡清波”是官渡河上的一景,家喻户晓,曾引来许多名人志士的不懈探寻,寻官渡,觅清波。官渡河的河水自然流淌而来,一路欢歌笑语,穿过“龙山大闸”直泻河道,河面在这里顿时开阔了许多,河水也安静了下来,河水清澈,碧波荡漾,两岸小草青青,绿树成荫,有着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迷人景致。“大观楼上观清波”,这是古人在游历光州时一个重要景点,大观楼其俗名称之为“望水楼”,大观楼今虽已不见尊容,但望水楼的名字还在,大观楼应该就在望水楼附近了。“官渡清波”是光山古“三台八景”之一,“清波”的景象安在?本籍清代重臣胡季堂也在苦苦追寻这个景象的真实画面,也只有个大概地推测,曰:“一言其水四时皆清,虽盛夏大雨时行潦水泛涨,波流混浊而山水消落甚易,不一、二日仍归清漾也;一言春秋冬三时水多清绿不足奇,惟此河当夏雨泛涨之际,波涛浩瀚,洄澜旋渦中仍含清影,所以称景也。”然而智慧之人有不同于凡人所想,他对“官渡清波”有了最终描述:“一登大观楼则清流在前,绿畴盈野,而南山之奇峰,叠嶂青翠来接,诚大观也,则‘大观’之景在是矣!又不徒诩其波之清耳!”其视野开阔于常人,描绘出“官渡清波”的理想画卷,或许这就是大智慧。
官渡河,是一个充满诗情画意的地方,历代文人骚客官宦驿臣在此候船游玩时,总会放眼远眺,景致满目,诗意袭来,留下不少脍炙人口的诗篇。光山教谕贺守约有诗赞曰:“光山南去有长河,两岸春风涨绿波。”明人李逢阳亦吟诗《官渡春波》赞之:“雁阵平沙盝暖翼,桃花流水泛晴香。”明代吴崇文《官渡泛舟和王淮川》诗曰:“对远兴随芳草色,忘机坐傍白沙鸥。”这些优美的诗句真实再现了官渡河上迷人的景色,也为我们留下一幅幅浓淡相宜的山水画卷。本籍清代胡氏父子更是喜爱官渡河,写下了清新可人的诗篇,胡煦的《同祛侯次公顒若秉哲攻玉登大观楼小饮》诗:“平添洲渚色,尔我共周旋。绉谷平拖练,回澜巧折笺。小言穿石水,微僂拜人仙。星觸明珠动,杯倾绿玉溅。画沙书大篆,破浪策雄鞭。鸥鹭呼之语,鱼龙惊不眠,苏门鼓长颊,余醉笑青天。”胡季堂的《官渡清波》:“城南咫尺当官渡,利涉无需问浅深。云影四时瀠水底,天光一色映波心。青陂野墅千村聚,彼岸慈航万众寻。试上大观楼上望,南山远黛翠来侵。”真实细腻地描绘出官渡河的宜人景色和人们休闲娱乐场景。



官渡河,这条古老的河是有精神承载的,古人对其尚且情有独钟,具有担当精神的光山人更是对其如醉如痴,如今两岸已是绿树成荫,景色如画。单是官渡河上的桥就是官渡河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当地政府在官渡河上规划建设六座桥。以原来的老桥——南大河桥为中心,将其修葺一新,取名为官渡桥,官渡桥往东的那座桥命名为紫水桥,紫水桥往东是在建的天赐桥。官渡河桥往西是弦山桥,两桥之间是人行桥——官渡店人行桥,再向西便是规划建设中的龙山桥。这些桥的命名是向社会征集得来的,我有幸参与其中,提出这些桥的命名得到民政部门的认可,这或许是大家共同的想法,同时也赋予这些桥的美好寓意,现在看来这些桥的名字是朴实的、名副其实的,也是众望所归。桥名的题字是本籍著名书法家刘宝光先生题写的,镌刻于桥头的巨石上,优雅的书法字体配以得体的名字,让这些桥都灵动了起来。每座桥的造型、装饰和灯光也各不相同,突显出一桥一景的主题构思。我漫步在官渡河桥头的时候,遇见一位在此居住几十年的市民,攀谈中得知,原来的官渡桥是在解放后建设起来的一座简易的木桥,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时候,在原来木桥的基础上建成了水泥桥,当时仅仅满足人们的通行。而今的这座桥仍是光山人主要通行桥,古朴、典雅的设计建造,让人一看便喜欢上了她。其他各桥也各有各的特点,有的设计建造简洁明快,有的设计建造美丽大方……就像一条条巨龙,静静地横卧在碧波荡漾的河面上,美轮美奂。尤其是渡河店人行桥,设计精巧,桥上的拱形灯柱,两两对应,形成一个个椭圆,夜晚的亮灯之景,真是如梦如幻。冬有冬景,夏有夏色,是人们观景的好去处。
官渡河南岸的紫水桥附近建成的盛湾公园已经开园,这座公园是我们单位牵头兴建的,其中的艰辛体会深刻。架桥修路,栽花种草,修楼台,建亭榭,工人师傅们冒严寒,战酷暑,智慧的光山人付出了艰辛的努力,将一片野外荒郊绘画出最美的图画。像这样的公园、游园在沿河两岸比比皆是,沿官渡河北岸的滨河大道就是一条“公园带”,一路向西有沙滩公园、光州公园、廉政长廊、光山县森林公园、龙山湖湿地公园,公园首尾相连,与精致优雅的小广场、小游园互成一体,相映生辉。清澈的河面倒映着一座座桥的身影,五彩多姿的桥影在水面微微地摆动,慢慢地向前延伸,延伸,渐渐地模糊,渐渐地清晰。大道与人行道间的土丘上,遍植的绿树高低相间,笔挺的香樟树,摇曳的老槐树,高大的速生杨,随风舞动的垂柳……地面的草坪如绿色绒毯,花草相间,意蕴相伴。河上湛蓝的天空,白云映衬着蓝天,阳光温暖着大地,与弦城相依相伴,一切是那样和谐、匀称,似一幅广袤的水墨画卷。漫步在滨河大道旁干净整洁的人行道和自行车赛道上,公园的景致会吸引你左顾右盼,有秋千上坐着说笑的游人,也有人在优雅地欣赏碑廊上那些充满诗意的文字,更多的是休闲的人们坐在椅子上闲话家常。偶有石书躺在坡上的草丛中,石书上优美雅致的文字滋润着游人的心田;在赏景的同时,自行车赛道上那些全副武装的骑行人像风一样从身边飘过,不时回过头来向你问好,文明、友好的景象在这里随处可见。



官渡河的春天来了。每天清晨,我会到河边散步,河面上的笼罩着薄薄的轻雾,像是天宫中流动仙气,显得那么朦胧,那么氤氲。滨河大道的人行道上干净整洁,晨练的人们相互问早。望水楼广场上练太极的人们挥舞拳脚,有如行云流水,有如静静的雕塑。微风过来,送来缕缕清香,潮润的空气夹杂青草的气息,沁人心脾。一轮红日从远方的水面冉冉升起,一会儿把萦绕在河面上的薄雾驱赶得无影无踪,此时的官渡河像一位刚刚睡醒的美人,睁开睡意惺忪的眼,开始了梳妆打扮,唱起了动听的歌谣。
自从在河东的河道内修建橡胶拦水坝后,官渡河整个河段形成宽阔的水面,让官渡河充满了生机和灵气,再现了“官渡清波”的理想画面。午后的阳光直射官渡河,宽阔的河面好似一块大大的明镜,光芒四射。清凉的风从河面吹来的时候,荡起了层层微澜,一道道伸向远方。如今的官渡河上也漂起了一艘艘红通通的游船,大俗大雅。期待着独自乘船,划着小桨,沿河而下,荡漾在官渡河上,迎面微风,轻轻地问候一声两岸,与这里的山水做一次心灵的交换。桨叶下去,划破平静的水面,送走了小城的前世岁月;桨叶抬起,掀起层层浪花,翻开了官渡河的今生美卷。花岗岩砌筑的河堤和铺就的群众文化广场上矗立着各样的雕塑,尽显出光山智慧。观景桥和垂钓台一直延伸至河心,人们可以站在河中央,观赏岸上的风景,聆听河水在脚下欢唱。
傍晚时分,我们也会到河边的林荫道上漫步,此时的官渡河更富有诗意,晚霞那柔柔的光照在河面上,给河面镀上了一层华丽的金黄,微风过来,清波将金黄击成碎片,河面上泛起粼粼波光,那么的迷人,令人陶醉!一会儿,河面静了下来,那落日就像一个红红的铜盘掉进了官渡河,整个河面也被烧得通红通红,是那样的柔和与美丽。夜晚,官渡河上的桥灯和滨河大道路灯交相辉映,漫天星斗向河中撒下无数个倒影,似乎要与这河中的灯景竞相争辉。伴随着悠扬的音乐,人们三五成群,或漫步于小道,或歌舞于广场,或游嬉于沙滩……尽享大光山的天伦之乐。
智慧的光山人终于将这荒蛮野外的一条河建设得如诗如画,让四海来宾在游览官渡河的美景中如醉如痴。官渡河的春天,真的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